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字起源见闻 >


南通话方言归属

时间:06-08 阅读量: 作者: 文字网

南通话,即通行于南通市区以及通州区中西部的方言,比较特殊。当代语言学家鲁国尧教授认为南通方言是“官话方言中最特殊、最有学术价值的‘’。将南通话定为官话,主要是因为中古全浊塞音、塞擦音在南通话中都变成了清音。换句话说,南通话无全浊声母。
又因为与南通话相邻的吴语是有全浊声母的,因此南通话不属于吴语。既然南通话界于吴语与官话之间,不属于吴语的南通话,自然就被定为了官话。然而,南通话究竟是否是官话,学术界仍然颇有争议。
魏建功先生最早注意到南通方言的特殊性。他在1925年发表的《吴歌声韵类》(《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周刊》1925年第1期)一文中论述江苏方言区时指出:“南通系:这一所地方的语音甚为特别,既不与其东南方面苏松太系相同,又不与其西北镇扬系相同。”。
1956年,张拱贵教授提出了南通方言是江淮官话的主张(《江苏人怎样学习普通话》,1956);1960年袁家骅等编撰的《汉语方言概要》也将南通方言归入江淮官话范畴。
1960年出版的《江苏省和上海市方言概况》,根据50年代江苏省和上海市方言调查的材料,将江苏省和上海市方言分为4个区,南通方言属其中第3区。属于这个区的有泰州、泰县、泰兴、靖江、兴化、东台、大丰、海安、如皋、如东、南通等地方言。
很显然,该书将南通方言归入江淮官话范畴。
198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与澳大利亚人文科学院合作编制的《中国语言地图集》即根据此观点绘制了有关江淮官话的方言地图。泰如片的名称显然是取自泰州、泰兴、泰县(今姜堰)、如皋、如东的地名首字,这个名称的缺点显而易见,它不能确切地反映方言的分布特点。1988年,南京大学鲁国尧教授在他的《泰州方言史与通泰方言史研究》一书中将这一片方言称之为通泰方言。
美国新泽西州州立大学汉学家Richard VanNess Simmons(史皓元)教授发表了题为《南通方言、杭州话跟吴方言的比较》的论文,作者以16条分类准则对南通方言、杭州话跟典型的吴语苏州话和道地的官话方言河北昌黎方言,以及江淮官话姜堰方言等进行了比较,得出了南通方言是官话方言的结论。尽管大多数语言学家趋向将南通方言列为官话,但在语言学界一直存在着争论,以致1986年在重庆开会讨论《普通话基础方言基本词汇集》的编写方针时,与会的专家对南通方言是否为普通话的基础方言(即官话)发生意见分歧。因为它不符合传统的官话标准 ,比方说入声的存在问题、平仄分流问题。

鲁国尧最早提出了通泰方言与赣语、客家话的相似之处。主要表现在两方面:1.中古全浊塞音、塞擦音在通泰、赣、客家话中,不论平仄,都变成了送气塞音、塞擦音。这与官话的“平送仄不送”有别;2.入声分阴阳的通泰、赣、客家话中,阳入调值一般高于阴入调值,这与吴语有别。据此,鲁国尧提出通泰、客、赣方言同源的假说。鲁国尧也注意到了通泰与徽方言的相似处,他说:“客、赣方言在南方山区连成一片,而通泰方言孤悬于长江以北、运河之东、黄海之滨,相距遥远而如此一致,不能不引起我们作进一步的思考、再看看赣方言北边的徽方言,古全浊声母,大多数地方今音逢塞音、塞擦音,不论平仄都念送气清音。看来这四个“全送气”的方言形成了对古老的吴方言与闽方言的包围圈” 
敖小平全面分析了环吴语地带各方言的语音相似处,提出通泰方言与徽语的同源可能性。综合南通的历史、地理、语音、词汇等特点,敖小平提出南通方言很有自身特点,她与环吴语地带方言关系密切,是具有古越语底层的,且又融合了多种方言的一种克里奥尔语(混合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