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字起源见闻 >


南通话句法词法

时间:06-08 阅读量: 作者: 文字网

一般疑问句句法:南通话一般疑问句句法与南京话、苏州话比较接近,都是再谓语动词前加上疑问小品词(particle),或疑问标记。该疑问小品词的发音为[ku]。因其无实在语义,只表示疑问的句法功能,故无所谓本字,权且用同音字“果”代之。举例:
南通话例句
普通话对应翻译
老虎果能上树?
老虎能上树吗?
会说南通话?
他会说南通话吗?
吃韭菜?
你吃韭菜吗?
普通话一般疑问句可有两种形式,一是重复谓语动词(如,他会不会说南通话?);二是在句末加“吗”(如,他会说南通话吗?)。这两种形式不存在于南通话中,南通话只能在谓语动词前加“果”(如,他果会说南通话?)。南通话的这种句法结构或与普通话重复谓语动词的句法结构比较接近。根据黄正德的分析,一般疑问句作为一个曲折短语(INFL),有一个疑问特征[+Q]。这个疑问特征可通过移动并复制谓词来核查(check),或通过直接加“果/阿/个/可”之类来核查。普通话采用的是第一种核查方法,南通话、苏州话之类的方言是采用的第二种。
“子,儿”词缀南通话“子,儿”词缀分曲折语素和派生语素两种。曲折语素“子,儿”或为小称词缀(或小称词缀的虚化)。比如:狗子,凳子,猴儿,筷儿等。曲折语素“子,儿”的往往成互补分布,用“子”的地方,往往不能用“儿”。比方说,“狗子”不能说成“狗儿”,“猴儿”不能说成“猴子”。从而可见,南通话曲折语素“子,儿”的分布与普通话“子,儿”词缀的分布是不太一样的。
南通话的“子,儿”也具备派生功能。通常是将形容词,动词变成名词。比如:痴子,疯子,蛮子,侉子;这几个例子中的痴、疯、蛮、侉都是形容词,加上“子”以后变成名词,表示具有某种特征的人,比如“痴子”就表示具有“痴”这个特征的人。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形容词加“子”以后都是指某一类“人”。然而,也并不是所有单音节形容词都可以通过加“子”变成名词。“好子”,“坏子”就不可以说。“矮子”可以说,但是“高子”就不可以说。另外,“子”也可以跟在谓词短语后面,比如“讨饭子(讨饭的人)”。“儿”也具有变形容词为名词的能力,但是情况和“子”大有不同。比如:弯弯儿,尖尖儿,方方儿,圆圆儿,条条儿。这里的形容词必须重复,且形容词都是只能形容物体形状的词汇。
加“儿”以后表示具有某种形状的物体,比如“弯弯儿”表示弯的物体。除了形容词,“儿”也可以加在动词后面,变动词为名词,其规律和上面说的基本相同。比如:“叫叫儿(哨子)”,“楷楷儿(橡皮)”,“招招儿(帽檐)”,“猜猜儿(谜语)”。这里,词根动词也要重复,然后再加上“儿”。重复动词词根也是强制性的,比如猜谜语,就必须说成“猜猜猜儿 
“进行-持续体”标记“赖下”:普通话的句法,进行和持续这两个语义需要两个不同的标记。比如“雪还在下着。”其中“在”表进行,“着”表持续。方言中往往没那么复杂。南通话里的“赖下”就兼有进行和持续之意。比如:雪还赖下落。
就表示下雪这个事件正在进行,且会持续下去。故而“赖下”可称为“进行-持续”体标记(aspect marker)。南通话里没有“着”这个放在动词后的标记。南通话不可以说“落着雪”,一定要说“赖下落雪”。这种句法结构也存在与苏州话和上海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