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字起源见闻 >


南通话日常用语大全

时间:06-08 阅读量: 作者: 文字网

骂人不带脏字,

还能让对方气急败坏,

既维护了自己的形象,

又出了气,简直爽爆了。

所谓骂人也是门技术,

今天让小编来教你,

如何舌战群“熊”,

骂死这些痴八侯!

大圣菩萨借狼山——只借不还

石港的猪头——寡嘴(说人伶牙俐齿,能说会道)

老天宝的拐棒——淫(银)棍

天生港的大钟——难得准

郭呆子帮忙——越帮越忙

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王连侯的娘——翘的(王连侯的娘是个瘸子,走路时一翘一翘的。)

陆狗侯看粪船——信而无问(看管粪船的陆狗侯无聊,上岸寻乐,粪船飘走了。)

老奶奶吃柿子——专拣软的捏

八十岁学吹吹儿——太暥了(太晚了,太迟了)

 

寡妇死儿子——没子望了

寡妇烧牌位——等不得了

寡妇生儿子——众人帮忙

寡妇哭夜壶——我不如你

矮子踫河——越踫越深

薛仁贵的袍子——白跑(袍)

寿星老儿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寿星老儿卖奶奶——倚老卖老

乡下人担粪——两头死(屎)

痨病鬼儿开药店——带吃带卖

瘌子打伞——无法(发)无天

瘌子当和尚——没法(发)

瘌子看和尚——大家没法(发)

和尚不穿鞋——上下两光

歪嘴和尚做道场——没正经

关老爷卖豆腐——人硬货不硬

关老爷放屁——不知脸红

朱洪武扫地——各登原位

土地庙没顶——神气上了天

矮子放闷屁——低声下气

瞎子看戏——趁笑

瞎子闻见臭——离死(屎)不远了

白骨精讲故事——妖言惑众

棺材里伸手——死要钱

夜壶打掉柄——落张臭嘴

说嘴的郎中——没好药

隔壁打破夜壶——流来的秽气

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一场渫到阴沟里——同流合污

豆腐忒到肉锅里——肥透(豆)了

一个月落了二十九天雨——该应(阴)

歪嘴儿吹喇叭——一团邪气

瞎子买扁担——寻皵疤(皵:què,找茬儿)

吊杀鬼儿搽粉——死要脸

乌龟垫床脚——硬撑

乌龟吃大麦——搰世(糟蹋粮食)

乌龟闭眼睛——运气

麻雀儿烟囱——有命没毛

蟛蜞没脚——怪砣砣儿

粘絻虫坐飞机——意怪上了天恶心

猫哭老鼠——假慈悲

黄猫儿看鸡——越看越稀

黄猫儿攂鸡窝——不得安分

麻苍蝇撒子——吐蛆

老虎扒坟——假猫儿日鬼

草狗披褂子——人模狗样

头顶生疮脚底冒脓——从头烂到脚

糟茄子敬丈母——穷孝顺

茅池里的砖头——又臭又硬

擀面棒吹火——一窍不通

出头椽子——先烂

叫花子嫖婊子——穷开心

屁眼里插蜡烛——假充个人儿灯

屁股上画眉毛——脸大

矮子里拔将军——高不到哪里去

小尼姑看花轿——眼热

强盗說利市——口是心非

催生婆摸屁眼——外行

阎王贴告示——鬼话连天

黄篾蓝子拣软的揿——欺侮弱小

麻布袋草布袋——一代不如一代

兜裆布做围箍儿——臭转了过来

扎库匠的本事——糊鬼

城里人不识狗屎耙子——该死(屎)的东西

屁股上挂斧头——作死(斫屎)

鸡蛋里寻尸骨——无中生有

失火打板子——双晦气

做了一夜的鞋落到烘缸里——白忙

死鬼还债——活该

磨坊里的撩子——等死(屎)

学好南通话,骂架我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