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字起源见闻 >


济源话方言发音体系,济源话语音学习

时间:06-09 阅读量: 作者: 文字网

入声的大量保留

(济源方言中,入声又分阴入和阳入)
济源方言中发阴入的字
B八、捌、剥、逼、憋、鳖、瘪、笔
C擦、插、拆、吃、出、戳
D答、搭、滴、跌、督、得、德
E恶
F发、服、幅、福、辐、蝠、法
G革、隔、嗝、膈、葛、国、给
H喝、黑、嘿、忽
J击、迹、积、屐、绩、缉、激、夹、结、接.、揭、脚、角
K磕、哭、没、麦
L乐 力
 
N捏
P 拍、劈、霹、撇、瞥、朴、泼、泊、扑
Q 七、戚、漆、掐、切、曲、蛐、屈、缺、阙
S杀、刹(刹车)、失、虱、湿、刷、说、 缩
T 塌、剔、踢、帖、贴、凸、秃、突、托、脱、铁
W 屋
X血、息
Y噎、壹、约、药
Z织、捉、作、蜇、竹、啄
济源方言中保留的入声字是很多的,古代发入声的字现在在济源方言中还基本都还是发入声。限于字数太多,我这里只是列出最为常用的济源话中发入声的字。

上声的缺失

济源话中虽然保留有大量的入声字,但济源方言还是有四声构成,只不过济源方言中缺失的不是入声,而是上声(三声)。在济源方言中,大部分的上声被转化为去声还有一部分被转化为轻声、入声。
1.上声转化为去声的常用字(相同的音、不同的字的不列)
A袄
B靶、绑、保、饼、
C采、厂、惨、草、扯
D挡、等、低、鼎、懂、斗、赌、短
E鹅、耳
F返、访、否、
G改、敢、港、梗、狗、剐、鬼
H海、喊、好、很、哄、毁、活
J几、假、减、仅、九、举、卷
K卡、砍、考、肯、孔、垮
L懒、老、磊、李、脸、两、刘、卤
M马、买、满、莽、猛、亩
N哪、奶、馁、扭、拧
O藕
P旁、跑、捧、品、普
Q起、卡、抢、巧、请、曲
S洒、伞、嗓、扫、傻、闪、少、舍、审、省、甩、死
T塔、毯、躺、挺、土
W瓦、碗、网、伟、稳、我
X洗、显、小、醒、宿
Y哑、眼、养、也、引、影、永、语
Z宰、攒、澡、怎、长、肿、肘、走

轻声的大量运用

济源方言中的轻声的运用以人名、数字读法中最为集中,尤其是只读名不读姓或叠音名时。

独特的数字双读法

数字双读法是指在济源方言中,每个数字会有两个不同的读法。第一种读法是不带量词的非量词数字读法,这种读法后面可以跟上量词。
一(yih入声) 二(er 轻声)三(san 轻声)四(si 轻声)五(wu 四声)六(六 轻声)七(qih入声)八(bah 入声)九(jiu 四声)十(shi 轻声)
还有一种读法是后面不能跟上量词,这种读法本身已经包还了对量词的读法的量词数字读法。
一(ye 轻声) 、二(lia 四声)、三(sa 轻声)、四(se 轻声) 、五(wo 四声)、六(luo 轻声)、七(qie 轻声)、八(ba 轻声)、九(jue 四声)、十(she 轻声)
这种读音其实是一种合成音(下面还要提到,在此只做简单介绍),是用不加量词读法的声母加上一个常用量词的韵母组成的合成音。其中一、四、五、七、九、十是和量词“个”组成的和音。其他的读音可能是在语言的发展过程中引起的误读以至分不清后面的量词。济源人会说“这个年级只有一班”,不懂济源方言的人可能会误解,这个句子分明是个病句,连量词都不会用。只有一班,难道这个年级还会有两个一班?其实这句话中的数字没有加量词,应用量词数字读法:“这个年级只有一(ye 轻声 )班”。意思是说这个年级只有一个班。
量词数字所体现的是济源方言中一个很普遍的连音读法。所谓连音读法是指一个两个字组成的词只读一个音,这和中国始于东汉末年盛于魏晋南北朝的反切注音法极为类似。只不过济源方言中出现的连音和古汉语中的反切注音法刚好相反。反切注音法是两个字来为一个字注音,如“冬,都宗切”,是用“都'的声母和"宗”的韵母组成和音。济源方言中也是用同样的方法,只不过是来读一个词。例如:“不要”在济源方言中读“bao”(轻声),“知道”在济源方言中读“zhao”(阴平),“门外”在济源方言中读“mai”(轻声),“没有”读(mai 或mou)
另外,济源话里还有很多是用汉语拼音无法拼读的连音,例如“这里”“那里”“这个”“那个”在济源话中都只读一个音。虽然后来为了改变这种不符合汉语发音规律的情况而造出了一些字,例如“嫑”这个词相对应的“不要”一词。

去声转化为阳入


去声(四声)转化为阳入读是济源话中最大的特色,可以说济源话之所以有自己的特点主要是由阴入和阳入支撑的。济源话中,虽然普通话中的上声虽然大部分被转化为去声,但是济源话中的去声却并不多:原因便是济源话中把普通话中的去声转化为阳入来读,这也是很多人认为济源话很奇怪的原因。
其实,去声转化为阳入来读不仅仅是济源方言的特色,湖北、湖南、四川话都是这样,有些词济源话中的读音和四川话基本上是一致的。例如:质量、素质、替代、货币、建议、社会、政府、逆转等等,都是把去声转化为阳入。但是还是有些读去声的字济源话和四川话是不一致的,根本原因是四川话里没有阴入声。例如:洛阳、物价,四川话中还是把其中的“洛”、“物”读成阳入,但是济源话里却是读阴入声。
从济源方言的发音系统可以看出,和河南话相比济源话更为古老,保留的古汉语的信息要比河南话多得多,这也是河南话和济源方言差别大的原因之一。可能正是地理方面的原因造成了这种差别,济源方言区地理地形基本是封闭的,西面、北面分别是高万仞的王屋、太行,南面则是我们的母亲河黄河,只是东面和华北平原相接。这里是华北平原黄河以北延伸的最西端,跨过王屋山、太行山之后便是黄土高原。这样的地形区历来是交通不便,愚公移山这样的神话多少可以反映出在这个地区生活的人们的一种美好的想象。
这样的的地理环境一方面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不便,但正是这种不便可能在社会大动荡的环境中给人们提供一种保护,这种保护也变相保护了这里的语言。
中原地区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北方少数民族的入侵也带来了他们的语言,这势必造成汉语发音词汇方面的改变。而济源地区的半封闭的地形多少阻挡了外来语言的入侵,这样保留下的古代语言会更完整。所以济源方言中的很多发音词汇和四川话(课)、闽南话(茄子 )甚至是吴语中的苏州话(脚 药 )有很大的相似性就不足为奇了。

入声舒化问题

所谓入声的舒化是指本来应该发入声的字现在却读成非入声的音。现在汉语是以北京方言为基础的,现在汉语中没有入声的发音,这使得很多发入声的字被认为改造。济源话也是受到普通话的影响而使很多发 入声的字逐渐舒化。例如“法国”这个词中的“法”,传统上济源话中是读阴入的,但是普通话中没有阴入这个音,所以很多人就把这个词改成读去声。但是据我统计,济源话中入声舒化的影响是有限的,济源话还是保留古汉语入声最为完整的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