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字起源见闻 >


来济源你必须学习的济源话日常用语大全

时间:06-09 阅读量: 作者: 文字网

济源虽是河南的一个城市,但济源话和河南话完全是两个方言系统的,济源方言的发音和河南话有着本质的区别。最重要的一点是济源方言中有河南方言中没有保留的入声发音,自然济源方言被归为晋语方言的一部分。
在济源,流传着一个两只小鸟的经典小故事。当你想为外地人展现特有的济源话时,这个小故事太合适不过了。内容大概是这个样子滴:树个叉上估俱两鸟,也鸟对另也鸟说,你忙呢忙格叽格叽白,我要得下来。(原文:树上蹲着两只鸟,一只对另一只说你往那边挪一下,我要掉下去了。) PS:原谅我写的是简洁版的吧,实在是太难打出来了。
下面就由我给你们整理部分济源话。(括号里为普通话的发音)

的囊(脑袋) 鼻疙瘩儿(鼻子) 柯起哩(膝盖) 胳老吱(腋窝) 眼刺头(眼屎) biu(鼻涕)

灰自白(包菜) 油葛别儿(油条) 疙星汤(玉米粥) 教教(玉米) 桥(茄子) 草豆(爆米花 ) 树个叉(树叉) 甜各但(甘蔗) 揍饭(做饭) biu (蒸馍用的) 海碗(比较大的碗)

小亿川(板凳) 当微(客厅) 里隔了儿(卧室) 墙各劳儿(墙角) 茅(厕所) 拖拉板(拖鞋) 电煞(电扇) 老虎强(钳子)   踢U(梯子)

黑类(晚上) 强切(清晨) 钱儿个(前天)  眼儿个(昨天)  几个(今天) 迷个(明天) 后个(后天)

徐徐儿(麻雀) 老娃(乌鸦) 捞捞(猪) 不擦(喂猪用的容器) 究(鸡) 老出(老鼠) 长虫(蛇)

各料(跳) 跌呢(摔倒) tiang(躺)

做八(欠挨) 去求(算了,也可形容惨了) 此耐(脏) 得怜(邋遢) 日眼(讨厌)

寻求(傻子) 逊不拉讥(傻) 各则(垃圾,也可形容人能力低) 杀才(说你这人很差劲)

阳产(直接) 估俱(下蹲)den起(上面)

车轱驴(轮胎)
打霍闪 (打雷)
一估堆(一堆)
土柯拉(土块)
各劲 (用功)
不周(不知道)
歇黑儿(休息一下)
火色(形容干劲十足)
料教(形容某人嚣张)
一不流 (形容排队很长)
各里拐窝 (形容羊肠小道)
阔里没泛说 (形容实在没法形容)

最后以一个济源话的情景对话结结尾吧。(本人翻译)

情景对话
一天A给B打手机。
A:歪,你盖哪类?(喂,你在哪呢)
B:我盖家类,你盖哪类?(我在家呢,你在哪呢)
A:我盖大街类,听说古楼开也老大大那游戏厅,可火色来,咱俩四跟去瞅瞅包?!(我在街上呢,听说古楼开了一间特别大的游戏厅,生意可好了,咱们一起去看看把?)
B:中呀,啥时儿? (可以呀,什么时候?)
A:咱佛儿白! (现在吧)
B:日他娘,咱佛儿我哈西肚肚盖被窝里类!(现在我还光着身子在被窝呢)
A:啥?西肚肚?你咋zhei各仪人来? (什么?光着?你怎么这么恶心人)
B:呵呵,我从小到大一直都好西肚肚睡啊,你不着儿?(我从小到大一直喜欢光着身子睡觉,你不知道么?)
A:真此耐人!中了奥,你赶尼穿穿起儿包!(真恶心人!行了,你赶紧穿衣服起床吧)
B:奥,等我额一抛再给你打电话。 (嗯,等我大便完了再给你打电话)
A:阔里没翻说你!快去包! (真没办法形容你,快点去吧。)
额完后,B拿起家中的固话给A拨通了电话
B:可去求了,可去求了!!!(惨了,惨了!)
A:邪或啥类?咋来? (嚷嚷什么呀,怎么了)
B:我手机爹茅里埋来.......(我手机掉厕所里了)

摔倒不说摔倒说 跌呢

拖鞋不说拖鞋说 拖拉板(还有说杀鞋~~)

鼻子不说鼻子 说鼻疙瘩儿

做饭不说做饭 说揍饭

眼屎不说眼屎 说眼刺头

欠挨不说欠挨 说做八

跳不说跳 说各料

躺不说躺 说tiang

傻子不说傻子 说寻求

直接不说直接 说阳产

轮胎不说轮胎 说轱驴

包菜不说包菜 说灰自白

电扇不说电扇 说电煞

板凳不说板凳说 小亿川

客厅不说客厅 说当微

卧室不说卧室 说里隔了儿

算了不说算了 说去球

腋窝不说腋窝说 胳老吱

油条不说油条说 油葛别儿

玉米不说玉米说 教教

玉米粥不说玉米粥说 个性汤(还有一种叫麦仁~~)

西红柿不说西红柿 洋瘦

茄子不说茄子说 桥

爆米花不说爆米花 草豆

扔不说扔说 聊

脏不说脏说 词烂

傻不叫傻叫 逊不拉讥

厉害不说厉害说 老周周

富裕不说富裕说 老有有

用功不说用功说 各劲

邋遢不说邋遢说 得怜

休息不说休息说 歇黑儿

垃圾不说垃圾 说 各则

讨厌不说讨厌说 日眼(或者是各仪)

麻雀不说麻雀 说徐徐儿

老鼠不叫老鼠叫 老出

蛇不叫蛇叫 长虫

下蹲不说下蹲说 故居

厕所不说厕所 茅

上面不说上面说 den起

墙角不说墙角说 墙各劳儿

脑袋不说脑袋说 的囊

鼻涕不说鼻涕说 biu

晚上不说晚上说 黑类

清晨叫 强切

形容干劲十足 叫火色

形容某人嚣张 叫料教

形容排队很长 叫一不流

形容羊肠小道 叫各里拐窝

形容某人可恨 叫小猖子(多形容年少,年长者是老猖子~~)

形容实在没法形容 叫阔里没泛说

其他一些词,如:

海碗(比较大的碗)

落透ou(比篮子结实的)

biu (蒸馍用的)

老娃(乌鸦) 

不着(不知道) 

老虎强(钳子)

打霍闪 (打雷)

树个叉(树叉)

踢U(梯子)

捞捞(猪)

不擦(喂猪用的容器) 

究(鸡)
钱儿个(前天) 

眼儿个(昨天) 

几个(今天)

迷个(明天)

后个(后天)

杀才(说你这人很差劲) 

一估堆(一堆)

土柯拉(土块)

特殊的亲戚称谓:

伯父(bei)、伯母(娘(niang 一声 或读niao 一声 )、外公(外(wei)爷)、外婆(外(wei)婆、婆婆 )、曾祖父(老爷)、曾祖母(老奶)、舅妈(妗 jing)、妻子(屋里人 连音读法 wi ren)、丈夫(外头人) 、岳父(老丈人) 、岳母(丈母娘) 、小男孩(毛孩) 、小女孩(毛妞)、傻子(熏球)

时间表示方法

今天(即隔 )明天(明隔)昨天(夜隔 ) 前天(前夜隔)、后天(后夜隔)、 早上(强qiang)、中午(晌午) 、下午(皇huang)、傍晚(测黑儿)、夜里(黑里)、喝了汤(天黑后) 、春节(年下)、 刚才(才尼尼、奈佛 fo)、什么时候(多在)

动物称呼

牛(ou )、蛇(长虫)、 乌龟(老鳖)、蚯蚓(渠圈)、 瓢虫(花大娘)、老鼠(老出)、猪(唠唠)、蟋蟀(唧唧油)、蜗牛(光光牛 ou)、狗(狗娃 wao)、猫(猫娃 wao)鸡、(鸡娃 wao)、麻雀(嘘嘘)、喜鹊(蚂蚁鹊 qiao)

对身体各部位称谓

头(的闹) 、额头(心眉)、脖子(脖疙瘩儿)、鼻尖(鼻疙瘩儿)、手腕(手疙瘩儿)、脚腕(脚疙瘩儿)、腋下(胳老治)、胸膛(克朗)、肚脐(肚不脐)、肋骨(乐子lezi)、膝盖(其疙娄、克xinluer)、眼睫毛(眼则毛)、臂腕 (屹肘湾)

植物的称呼

香菜(芫荽(yan sui) 、茄子(qiao 桥)、辣椒(秦椒)、土豆(洋芋)、玉米( 茭茭或玉树树)

其他的常用词

算啦(去球) 、不怎么行(不抢中)、蹲(谷举)、丢(没mo影)、下滑(突鲁)、最后(末 入声 蹲)、饿(肚饥)、夹(槣)、踩(跐 ci)、一起(厮跟)、脏水(恶水)、小孩子打架(阁气)、喜欢(待见)、饺子(扁食)、皱纹(忔皱纹)、衣服不展(忔 皱)、不干净(澁 奈)、磨磨蹭蹭(佯 打 耳 睁)、老年人啰嗦(wē r)、小孩子闹人(作闹人 次道人)、台阶(屹台)、怎么了(咋了呀)、如果(要是)、刘海(轻丝脸)。

济源话难懂主要是由以下几方面造成的:

(一)语速偏快

济源话的语速偏快很好解释,一是由于入声的大量存在,使得同样的发音要比普通话快很多,尤其是一个词的几个字都是发入声时,语速会更快。例如“德国”“法国”“法律”在几个词在济源方言里都是发入声的,几乎是一闪而过,不注意根本听不清楚。另外一个原因便是连音的存在,不仅使得语速加快,而且使得不懂济源话的人一头雾水。“我不知道”,看汉字当然能知道它是什么意思,但用济源话读出来十有八九的人就懵了,济源话的“知道”只读一个音“zhao”。


(二)入声的保留发展

由于普通话里没有入声的发音,好多人对发入声音不是很理解。例如,古济源话中“绿”读(lu入声),乐读(luo 入声),后来受到普通话的影响,济源话里确实是把音改过来了,但调还是改不过来。现在的济源话里“绿”读(lv),乐读(le),但济源话依旧是我行我素的发入声。

(三)大量的方言词汇存在

(四)发音含糊

济源话中的发音不是很清晰,可能是受入声的影响太大。济源话中“八”“百”是发同一个音的,这只能根据语境自己去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