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字起源见闻 >


大同话怎么说,大同方言学习

时间:11-25 阅读量: 作者: 文字网

大同方言指流行于山西北部大同地区的汉语方言,属于晋语。就全部晋语来说,按当前普遍认同的说法,大同方言属于大同包头片(主要分布在山西北部和内蒙古中西部);就山西境内的晋语来说,大同方言属于以大同为中心的云中周边。大同方言主要包括的大同市区、大同县、天镇、阳高、左云、右玉、山阴、怀仁、内蒙古丰镇市等区域。浑源、灵丘方言列入山西方言五台片,广灵方言属河北语系,列入北方官话区。

大同方言有五个声调: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入声。普通话只有前四声,没有入声。大同方言的入声带了一个喉塞韵尾,所以发音都很短促。大同方言虽然保留着入声,但是古代读入声的字有一部分在大同方言里已经不读入声了。例如:粥、拉、杂、盒、敌、白、眨、给、肉、目。
大同方言根据有无zh、ch、sh这三个声母而分为两类。一类大都有zh、ch、sh声母,称为老大同话,主要分布在城区内、东部地区。一类大都没有zh、ch、sh声母,称为新大同话。如柴氏兄弟表演大同数来宝,说的便是新大同话。

大同话怎么说,大同方言学习

在语音方面,大同方言和普通话韵母差别较大。普通话有39个韵母,其中有20个韵母大同方言没有。主要包括16个鼻韵母和ai、ei、uai、uei。---以上转至少英永杰
汉语是有声调的语言.声调在汉语音节当中是能够区别意义的音的高低.中古时有平、上、去入四声.入声是一种收塞音韵尾的声调
今天汉语普通话中,入声已舒化并归入其它几类声调中.而汉语方言中,入声却不同程度地得到保留.属山西晋语的大同方言存在
中古入声.大同话的入声自成一个调类,独立而稳定地存在于大同方言的声调系统中.大同话入声韵尾已合并,收喉塞音韵尾.
入声只有一个,不分阴阳.入声韵母系统也大为简化,只剩下两组八个入声韵.中古的入声字在今大同方言中绝大多数保留着
入声读法,也有些已经完全舒化,归入其它四调.还有部分字为入舒两读,呈现出入声向舒化发展的过渡性状态.尽管如此,
总体上看,大同方言的入声仍以一种较为稳定的姿态存在着.同时,有一部分中古的舒声字,在今大同方言中也读成了入声,
即所谓"舒声促变".这种促变现象虽表现于语音方面,却不有区分语法功能和意义的作用.这种现象可能与音节的急读和轻读有关,
也可能是部分上古入声的遗留.语言是不断发展的,舒化是大同方言入声发展的趋势.
大同方言的入声已经开始出现了舒化的现象.
在普通话的影响下,它必将继续舒化下去直致完全消失,大同话的声调系统将呈现舒声声调的格局.当然,这种变化
是逐渐的漫、长的,入声在一定时期内还将继续存在.

1、在词的结构方面
大同方言有不少带词头“圪、忽”的词,带词尾“达”的词,也有不少合音词、分音词。带儿化音的词比较多。
同方言中有许多四字格,大部分用来表达贬义,
这与四字格的结构形式有关。这些结构既有附加式,又有复合式。
贬义性是大同方言四字格主要的语用特色。
2、在语法方面
大同方言多数时候不用表示疑问的语气词“吗”,凭语调来表示问句。并且还有一些特殊的副词、介词。
3、儿话音
儿化是大同方言中一种非常重要的语言现象,通过比较大同话和普通话,使我们认识到大同话儿化的特点是基本韵母儿化后
趋于相同,儿化韵母比普通话少,儿化词比普通话多,儿化在方言中有不可忽视的作用。
大同地处山西北部的塞外高原,大同方言是晋语大同片的代表,儿化是大同方言的一种突出语言现象,是造成大同方言地方特色
浓厚的一个重要因素。与普通话儿化比较,大同话的儿化现象在语音、词汇、语法各方面别具特色:主要就是
大同方言儿化的语音特点大同方言有37个基本韵母,除卷舌韵母。r之外,36个韵母均可以儿化。基本韵母被儿化后,
把有些原来不同的韵母变得相同了,形成了14个儿化韵。其中舒声韵、人声韵音变情况不同,也表现出不同的语音特点
“人类语言结构之所以会有种种差异,是因为各个民族的精神特性本身有所不同。”
“只有语言才适合于表现民族精神和民族特性最隐蔽的秘密(民族智能特性) 需要到每一种语言中结构中去发现。”
依据此话 可以看出:总的来说 相对于南方的言语,大同的方言比较直率,且大同方言的口音也很直白,很少有南方语言的那种
温柔缠绵的感觉,甚至很少有需要舌头卷曲起来发的词语 语言与风俗是密不可分的一个整体,也许,大同方言的这些特点就是由大同淳朴爽快的民风造就的吧。

大同方言的表示程度的词,一般主要包括以下几种方式:  1、“挺”。大同方言表示程度“很”时,用“挺”。如:挺贵、挺多、挺热、挺结实、挺不赖。
2、“X了个X”。相当于普通话的“非常X”。如“热了个热”即“非常热”、“多了个多”即“非常多”、“日脏了个日脏”即“非常日脏”。
3、“再没肘(偶)A”。相当于普通话“特别A、最A”。肘即“这么”的合音,偶是“那么”的合音,分别表示现在和过去时态。如“再没肘热”即“特别热”,表示现在天气热的程度,“再没偶贵”即“特别贵”,表示过去买卖东西价格高的程度。
4、“习”。大体相当于普通话“特别、非常”。如:“那个人习软”,“那根棍儿习长。”
5、“可”。三种程度:
一是“可”读ke时,表示程序减轻,如“可疼啦”是“很疼很疼”;
二是“可”读入声调,在大同话读成“客”时,表示很、非常的意思。“可冷呢”即“非常冷。”
三是“可”读成ká(在去声字前)kà(在非去声字前)时,相当于“特别”,如~甜着呢、~远着呢、~长着呢、~多着呢。 6、“过”。相当于普通话“格外”。如“那天气过冷,可把我冻灰啦。”“那男人过懒”。有时也说成“过逾”。

大同方言除有一些普通话中的介词外,还有一些特有的介词,这些介词主要包括以下几个:
1、迎。相当于普通话“从”、“向”、“朝”。“他迎南来,迎东走啦。”
2、赶。相当于普通话“比”。“我赶他快。”“张三赶李四岁数大。”
3、凭。相当于普通话“比”。“我凭他胖。”“今天凭前天冷。”
4、往。表示朝、向的介词。大同话读“挖'',如“一直往里走,再往东拐。”
5、劈。有时相当于“照”,“劈脸唾了他一口。”有时相当于“从”,“劈手把瓜刁走啦。”
6、蹿。有时相当于“从”。“蹿房上跳下个人”。有时相当于“向”,“那只狼蹿山坡下来,蹿河沟跑啦。”

1、岗。(音译)这个词在大同话里边指哥哥的意思。
2、呱嗒。闲聊,例:我和东院大姐呱哒了半天,说他们家孩子上学的事儿。
3、咯塌。形容很啰嗦。例:这个人真咯塌。